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如我愿不如你愿

作者:官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马士英弹劾李国普的奏本很快就送了上去,他还真不是无的放矢,比如,点出了李国普曾经出入‘魏公府’,与倪文焕‘过从甚密’等,还都算是有据可查。『→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n.s.h.u.g.e.co

    这自然令李国普十分恼怒,当天就指使御史反驳,参合马士英。

    马士英势单力孤,立即就做起了缩头乌龟。

    到了第二天,李国普的人依旧不罢休,开始有节奏的弹劾马士英,不止是想要将他赶离盐课提举司,更想给李国普表忠心,以期待登上首辅宝座的李国普日后能够论功行赏。

    事情没过两天,发生了一件让人大跌的眼镜的事。

    做了近三年首辅,有从龙之功的黄立极,上书致仕,随即,乾清宫命刚刚入阁不久的施鳯来‘暂代内阁’,李国普并没有如朝野期望,如他所愿的登上首辅宝座。

    一时间朝野愕然,惊慌,不知所措。

    已经是前任首辅的黄立极落寞的离开乾清宫,一步一步的回转内阁,准备收拾东西。

    他不是主动致仕的,他是被崇祯勒令辞官的。

    没有‘三上三拒’的客套流程,没有任何君臣该有的温情脉脉、依依不舍,而是不掩杀意的愤怒下的逼迫。

    黄立极枯瘦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又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他有些恍惚的来到内阁,刚要走近他的班房,忽然出现两个内监,拦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个陪着笑道:“黄大人,万岁爷说了,您可以直接回府。”

    黄立极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默然一阵,缓缓转身。

    没走几步,迎面就遇到了李国普。

    李国普的表情不比他好多少,本以为首辅宝座胜券在握,没想到却不是他。

    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他的笑话,不知道多少人在满怀恶意的揣度他是否已经失去圣眷。

    黄立极本不想与李国普说什么,忽然又顿住脚步,道:“你准备拿冯铨了?”

    冯铨也是阁臣,排名还在李国普之上,但在黄立极之前,他已经仓仓皇皇的辞官了。

    之前崇祯清算阉党,并没有动阁臣,如今李国普要抓阁臣,可能这个‘默契’也将被打破,清算阉党,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免了!

    李国普满心烦躁,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没有风仪的道:“你都要走了,还问这个做什么?”

    黄立极脸上的皱纹如同刀刻,淡淡道:“我或许还能苟且个全尸,将来你必然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为你的身后事做些打算吧。”

    黄立极说完,径直就走了。

    他到脚步还是有些虚,神情恍惚。

    这一天他早就有所预料,但真的来了,要他离开内阁,还是一阵难以言喻的复杂,内心空、慌、乱,甚至还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

    李国普对这样的失败者没有在意,径直回到他的班房。

    坐在椅子上,紧拧着眉头,一脸的烦躁,不安。

    他没能坐上首辅宝座,是否真的是乾清宫对他的不满?还是说,乾清宫真的认为他与阉党有牵扯?

    李国普心烦意乱,冬意未去,他头上冒出丝丝冷汗。

    他渐渐明白当今这位了,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睚眦必报的人,一旦被他记恨上,那后果就不可想象!

    曾经不可一世的首辅黄立极,这才多久,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实则上不是‘走人’那么简单,崇祯曾非常直接的‘暗示’他,黄立极也是阉党。

    黄立极,走不了了。

    黄立极走不了,他李国普呢?

    李国普倚靠在椅子上,神情有些飘忽。

    毕自严以‘户部政事繁重’为由,将周清荔要到了户部,这也是崇祯一直以来的意思,自然没拦。

    周清荔去户部,那‘魏忠贤逆案’的一切都交由李国普来审定。

    如果是以往的党争,这无疑是大好机会,权臣可以趁机打击异己,培植私人,独揽朝政,但偏偏李国普没有这样的威望,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阉党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令他手足无措,举步维艰。

    倪文焕,周应秋这些还好说,都是铁杆阉党无疑,;王在晋,阎鸣泰,袁崇焕这些都是骑墙派,东林那些人一直护着,叶向高,韩癀等都是他的前辈、长辈,当今皇帝都敬重,他得罪不起!

    想要清晰的抓这些人,放那些人,又能让朝野,同时乾清宫满意,太难!

    朝野就是一锅稀巴烂的粥,没人能压得住,他现在又没登上首辅宝座,要他处置阉党,力不从心!

    曾友链从外面进来,看着李国普的一脸疲惫之色,犹豫着低声道:“大人,听说,周家与杨家那边已经谈好了。”

    李国普眉头一皱,想起了马士英的那道奏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我还哪有心思管这些,你让人告诉马士英,让他安心好好做事。”

    曾友链听着,心里有些不甘心,道:“大人,那周征云的胃口太大了,他……”

    李国普猛的双眼一睁,道:“难道你非要周征云亲自上书弹劾我吗!”

    周正是第一个参倒崔呈秀的人,是开启阉党倒台大幕的人,他要是再次上书,必然从者云集,李国普的处境本就不好,要是再被群起而攻,那就不是麻烦,是大祸!

    李国普再没有官场斗争经验也明白,马士英是周正的人,马士英公然上书弹劾他,就是周正的警告。

    曾友链吓了一跳,连忙道:“是,大人。”

    他有些不明白,李阁老怎么就会怕一个小小的内阁中书呢?

    尽管他不明白,却也不敢不听李国普的。

    本来风雨飘摇的马士英,上面内阁李国普不再动他,下有周清荔在户部力保,地位顿时稳如泰山。

    当晚,马士英就带着礼物来周家,以‘请教盐课弊政’为借口,来拜访周清荔。

    周清荔知道这马士英是周正的人,又是他的下属,好言温语的交谈了一番。

    出了周府,马士英心潮澎湃,望着满天的星光,自语道:“有了这样的靠山,我马士英他日一定能登堂入室!”

    马士英这边稳住了,成经济等人与杨湖一,杨湖致的谈判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周正占据了绝对的地位,杨家几乎任他宰割,杨湖一没有多少挣扎,几乎全盘接受了成经济等人的要求。

    周氏牙行正是更名为‘周氏商会’,在商会之下,建立了盐,茶,布匹,丝绸,瓷器,粮,田亩,矿等等,多达十二个商行。

    成经济,上官勋,刘六辙,何齐寿,魏希庄等人忙的脚不沾地,一边要大规模聘人,一面要接收杨湖一转移过来的各种产业,再安排人出去,事情多的无法计数。

    周正每日就在府,内阁,周氏商会三者打转,却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紧张,他稳坐钓鱼台,已经在筹划着离京的事宜了。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