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7章 赚了钱,卖了粮!

作者:大罗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朱慈烺也不追问什么了,财务报告就在桌上放着,自己看吧!

    一看之下,他就知道又遇上让他头大的事儿了!

    655万两的财政盈余是真的!一两银子的水分都没有,而且账还做得非常保守,计提了大量的“战争准备”、“救灾准备”和“大工准备”。wwんw.『kn→shu→ge.co

    如果把这些准备都冲回来,去年的财政盈余甚至高达1650多万两。

    而这个盈余数目不仅高到了让人乍舌,而且还超过了崇祯二十年朝廷的税银入账总额!

    现在大明朝廷的财入,是分成“税银”和“税粮”两种的。

    其中朝廷税银收入主要由盐税、海关税、内关税、地方分税、南北洋包税、两行铸币税、两行存银利息所得等项目够成。

    其中最大的项目是盐税,因为广东、福建、浙江、山东等地的盐业相继发包,使得盐业包税总额在崇祯二十年就突破了900万两,成了朝廷税银收入的绝对大头。

    而海关税、南北洋包税原本也能有几百万两收入,但是因为朱慈烺统治的大明东南人多粮紧,所以这两项税收尽可能取粮,去年这两税中的税银上缴仅仅在100万两左右。

    内关税和地方商税分税都是拿士大夫开刀的项目!因为“讨伐事件”,朱大皇帝对地方的掌控又上了个台阶,所以去年入账的内关税和地方商税分税总额达超过了200万两。

    两行铸币税、两行存银利息所得加一块儿产生的白银收入,大约是130万两。

    也就是说,崇祯二十年大明朝廷的白银收入总共有1330万两......又是一个能把崇祯明君气疯掉的数字了!

    当然了,这个数字比起历史上顺治初年,大清刚刚入主中原时候的白银收入还是少了一点。

    当时大清国一年能收到的白银在2100万两以上!

    顺治初年大清朝并没有统一中国,而且由于明清战争时期所采取的屠杀政策,使得全国人数总数少于如今南明所拥有的人口。而且因为同郑明政权的四十年拉锯战争刚刚开始,所以东南海贸和工商凋敝,也收不到多少关税、商税。

    在这种情况下,大清朝还能收到2100万两银子,可见人家聚敛的本事又多高了。

    不过朱慈烺捞钱的能力也不弱,去年他到手的银子虽然只有1330万,少于历史上清朝初年的2100万。

    但是朱慈烺治下的南明朝廷在崇祯二十年时还拿到了超过5500万石的米粮收入!

    这个数目可远远超过顺治初年的560多万石米麦豆加290多万束草料了。

    而这5500万石的米粮,主要由军田租、赎田米和关税粮(含南北洋包税)三大项目组成。

    军田租来自于8000多万亩属于军屯司管理的军田,实际入库超过3500多万石,是绝对的大头。

    托李自成的福,去年朱慈烺还从湖北得了不少赎田米,总数也达到了1600多万石。

    此外,朱慈烺还通过广州关、泉州关、宁波关、上海关等四大海关,以及南北洋总督衙门收到了300多万石的关粮税。

    而陈锐交出来的655万两的财政盈余和差不多1000万两的各项准备,都是通过卖出应天库、武汉库的存粮获得的!

    大明朝廷收上来的5500万石粮食当然不能放在仓库里面发霉了,本来就要支出和发卖一部分的。

    比如用于救济北方难民和救灾,用于各项大工的劳务费用,用于军粮和马政,用于筹集财政经费,用于平抑粮价......

    其中救济、大工、军粮、马政和筹集财政经费都是提前做好预算的,不可能产生几百万两的盈余——因为“太子讨饭”事件,现在大明朝廷都高度关心粮食安全,宁愿存粮也不存银。

    为此朝廷在去年还花费巨资修建了应天粮库和武汉粮库,两大粮库最多可以存米2000万石!

    如果都存满了,朱皇帝就能安心一点了。

    至于银子什么的,朱慈烺根本不担心——不够花还可以发行债券,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从崇祯十七年开始,就一步步在为发行债券做准备了。

    他成立盐商银行和海商银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形成一个可以为国债提供流动性的金融市场——没有流动性的国债必然是高利率和短期限的!

    现在大明朝廷账目上有了那么多的银子(存在两大银行的银子已经有一千多万两了),那肯定是卖粮所得了!

    “东南的米价又涨了?”朱慈烺问,“现在还有多少存底?能度过春荒吗?”

    他可不想再一次去讨饭了......而且上哪儿去讨呢?上回讨饭大军都到广东了,再能去哪儿?去安南国要饭?

    好啊,堂堂天朝上国,要饭都要到国外了......

    “已经平抑下去了!”陈锐皱着眉头,“臣离开南京的时候,糙米的价格在每石一两五钱左右......”

    可不便宜啊!南京的糙米,卖个一两银子才对头!

    “至于存粮,”陈锐道,“应天、武汉两库中还有八百余万石......这些都是可以用来平抑粮价和救荒的,军粮另有储备,约有一千三百余万石。”

    还有两千一百多万石......看在不少,其实一点也不多!

    因为军屯司的地租和湖北赎田米都是秋天收取的,当时收了5100多万石米,这才多久,3000万石已经没了......虽然16个将军府的口粮米(主要是发给安置难民和训练中的新军官兵的),驻屯各军的军粮,以及拨给各处北人难民聚集地的救济米,都是在年关前集中发放的。

    但是这几方面相加,也用不掉3000万石那么多啊!

    “卖出去多少?”朱慈烺追问。

    “卖出去800多万石糙米。”陈锐道,“因为存粮都的按照一两折色入账的,所以800万石放出去就有了600多万两的盈余......”

    你这是粉饰报表!朱慈烺心说:你这种会计做出来的利润我见太多了......

    “那少了800万石,今年春天、夏天能稳住吗?”

    “这个......”陈锐眉头皱了皱,“这个就要看山东的情况了。去年东南、湖广的收成不错,粮价一直到十一月都很稳。可没想到十一月、十二月又有大量的山东难民南下,市面上的粮价一下就飞涨起来了。臣等只好立即抛售存粮,总算是压下去了。如果山东的形势能稳,运河东岸那么多肥沃土地能开垦起来,粮价是不会太高的。否则......”

    这事儿原来要怨多尔衮!

    朱慈烺的脸色已经微微有点铁青了,因为他又发现了大明朝的一个软肋——东南的粮食供应偏紧和粮食自由买卖造成的粮价巨幅波动!

    幸好多尔衮去年没有大举杀入淮南!要不然淮南那么多人都要跑路,江南的粮价还不得涨上天际?现在东南吃“商品粮”的人很多,不仅有北方来的难民,江南工商业城镇中的市民,还有许多农民因为改种经济作物,也需要买米吃饭。

    如果粮价上了天际,东南还不得大乱?

    就在朱慈烺冷汗淋漓的时候,阎应元忽然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就道:“皇上,紧急军报!”

    “出了什么事儿?”朱慈烺一下紧张起来了,可别是多尔衮南下了......东南米价可不能再涨了!

    阎应元笑着说:“多尔衮从曲阜撤退了!”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