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子度子修

作者:臊眉耷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一见曹昂,陶商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撸胳膊挽袖子。

    曹昂吓得浑身顿时一个激灵,他骤然往诸葛亮的身后一藏,嘴中哆哆嗦嗦的道:“你想做甚?再打我我可跟你急了。”

    陶商的眼中充满了欣慰:“贤侄你终于顿悟了,居然能猜到我适才是想要揍你?看来你和韩猛一样离羽化飞升不远,我心甚慰之。”

    “谁是你贤侄!”曹昂气道,自己和他分明差不多大。

    陶商随意的一摆手,淡淡言道:“我与汝父平辈论交,兄弟呼之,你不是我贤侄,难不成还是我孙子不成?”

    曹昂一脸的委屈,幽怨的看着陶商,半晌方道:“我来此,是向你道歉并表示谢意的,你可不要再打我了,我适才那顿揍还没缓过来呢,浑身酸痛,不能自已。”

    “谢意?”听了这话,陶商有点发懵:“陶某适才差点把你揍到你亲爹都不认识,你如何还来谢我?”

    却见曹昂从诸葛亮的身后站了出来,恭敬的对着陶商长作了一揖,道:“昂年轻气盛,前番在太傅与父亲相争之时,为了青年才俊之声名,就曾置羞辱之物于太傅,行为间亦是多有不敬……”

    陶商笑着摆了摆手,道:“没关系,那一次陶某不是也教你做人了么。”

    曹昂的脸一下子就变绿了。

    他上一次随曹操与陶商两军对峙,送了一件女人衣服给陶商,但却被他反送一泼马粪反激将,这件羞辱之事再次涌上了他的心头。

    曹昂瞬时间又想上去找陶商拼命报仇了,挨揍也值。

    但冷静下来之后,想想这次要是没有陶商,别说是自己的命,说不定连许昌都丢了,当初的怨愤也就随着这件事而烟消云散。

    曹昂是个心胸磊落之人,对他而已,毕竟感激还是重于仇恨的。

    曹昂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今番昂私自率兵前往官渡,违反军纪不说,还为袁军所败,险些坏了性命,幸得太傅,方能挽救危局,救许昌于倾颓之间,昂平日里自认为青年英雄,不想临危之际却这般无用,着实是惭愧无地。”

    陶商听了这话也很是惊讶。

    曹昂这小子怎么说呢,是有些傲气,也有些张狂,但这也很正常,毕竟他是当朝司空的儿子,身为一方诸侯的继承人,哪个身上没有点优越感?

    像他这种身份放在后世,那含金量可比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要高多了……人家这叫诸二代、侯二代,也可以叫做霸二代。

    虽然身份很高,但曹昂能够知耻而后勇,特别是在受到了自己的一顿暴揍之后,居然还能够摸着自己的良心,跟自己说一句谢谢……

    这样既踏实,又犯贱的年轻人,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朝代,着实是不多了。

    陶商悻悻的将袖子放了下去,道:“适才刚一瞧见你,本来又想给你两撇子出出气的,哪曾想你认错认的倒是挺快,你这一承认错误,我也不方便再动手了。”

    曹昂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肿的脸,幽怨道:“昂纵然是有过,但太傅下这般狠手,却也是不该。”

    “贤侄……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虽然不是你亲爹,但好歹也算是你亲叔叔啊,出手替你爹归正一下你的恶习,实乃为叔分内之责也。”

    曹昂的脸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张嘴想要辩驳几句,却发现陶商的歪理很硬,无话可辩。

    人家跟自己装辈儿大,偏偏还有理有据,你能咋办?

    这事谁也不怨,要怨就怨自己的亲爹犯贱,非得跟他称兄道弟。

    陶商见曹昂扭捏的表情,笑了。

    跟他爹一样不太服输,这一家子大奇葩。

    “二哥,把韩猛的首级交给曹公子保管吧。”陶商转头对赵云道。

    赵云闻言先是一愣,但反应过劲来之后,却是没有半分犹豫,将刚刚包裹好的韩猛首级上前递给了曹昂。

    曹昂当初也曾随曹操上过战场,对人头之物自然是不惧怕的,只是他不明白陶商为何要让赵云把这么个敌军主将的人头交给自己。

    他疑惑的看向陶商,道:“太傅,您这是?”

    “贤侄,我起初虽然很生你的气,但眼下你毕竟是我的盟友,我焉能看你因为一些年轻气盛的冲动而惨遭责罚?”

    陶商指了指那个人头道:“你私自率兵出战前往官渡,回头为了维护军纪,孟德兄只怕也是饶你不得,有了韩猛这个人头,到时候再加上陶某从旁劝解,如此方才能给孟德兄台阶下,他也好借此机会饶你性命。”

    曹昂闻言一惊,随后心中骤然升起了一股暖流。

    “太傅如此恩义,昂……多谢了!”

    陶商轻轻的摆了摆手,道:“我跟孟德兄虽然是敌手,但也不过是因为时势而以,其实我们彼此相惜,而且还都很尊敬对方的……而你,就像是我的亲侄儿一样,我助你鏖兵,是因为疼惜你,我给你韩猛的人头,亦是因为疼惜你,我揍你打你,也是因为疼惜你。”

    听完最后一句,曹昂当即使劲地摇头道:“不对不对!你揍我那一顿,纯粹就是为了泄愤,绝不是因为疼爱,我完全能够感觉的出来。”

    说罢,他摸了摸脸上的伤,发出”嘶”的一声。

    陶商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这小崽子智慧颇高,出言戳人痛处,不讲究,没朋友。

    诸葛亮看着曹昂手上的那颗人头,若有所思道:“老师,此间大事已定,但官渡大寨和乌巢战场眼下还不知如何呢?既然老师已经将保命之头给了曹公子,那咱们就赶紧回去,以免官渡战场那边需要老师,却不访得人也。”

    陶商点了点头,道:“孔明说的对……二哥,整备三军,作速返回官渡战场。”

    说罢,他转头看了看曹昂道:“你也随我一起回去吧,毕竟已经出来了,惹出这么大的事,此时再回许昌,怕也是跑不了你。”

    曹昂早已经打定了决心,闻言拱手道:“有劳太傅替我操心了,昂感激不尽。”

    陶商一行人马纷纷上马,开始向着林外行军。

    刚刚走出林外,便见曹昂从后面追上了陶商,他四下看了一看,见无人注视自己,然后方才从袖子中抽出了一张皮制物,悄悄的递给了陶商。

    “请太傅详加指点一二!”

    陶商疑惑的接过了曹昂递过来的东西,展开来看,看了一会之后,两只眼珠子顿时瞪大了。

    “这、这是小春文?”

    曹昂腼腆一笑,低声道:“昂上次写过的文章,自打上一次被太傅一顿批改之后,自觉羞愧,因而这次回来之后,便多多历练,又写出了一篇新章……太傅帮我瞧瞧,写的如何?”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