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944 买到就是赚到

作者:炮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请第一百三十二号客人进店选购。”

    “在,这里。”三强听到叫喊,连忙把手里的竹筹举起。

    说话时,不忘轻轻推一旁的许长善:“郎君,郎君,轮到我们了。”

    一旁睡得有些迷糊的许长善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揉揉眼睛,有些郁闷地说:“走,看看那玻璃镜到底是什么名堂,竟让某等了这么久,都等得睡着了。”

    许长善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要是不合自己心意,或是货物达不到自己的期望,就算不敢搞事,也要讽刺他们几句,一个做买卖的,竟然这般惺惺作态。

    在门口验完竹筹,二人被批准进店选购,一名方字脸的店员一边收好竹筹,一边解释说:“小郎君,你们只有一支竹筹,即使二个人,也只能选购一件货物。”

    “明白,谢兄台提醒。”三强笑着应酬着。

    许长善有些不以为然,觉得三宝号是在店大欺客,不过自己自问也是一个有脸面的人,不至于跟一个小小的店员发生争吵。

    三宝号的规模很大,由两间店铺打通而成,还分上下两层,进到店后许长善只是看了几眼,然后快步向右边的角落走去。

    因为限流的原因,一次只接待十位客人,出一个进一个,三宝号内客人不多,整个三宝号大多地方都空无一人,只有右边的角落挤了十多人,不时还听到赞叹声。

    “客官,是选定这面了吗?一百贯,请先到柜台交钱取票,凭票拿货。”

    “你们掌柜呢,老子出双倍,这里的镜子全要了。”

    “客官不要激动,东家说了,每人限购一件,不是价钱的问题,别说二倍,就是一百倍也没用。”

    “哗,是真是厉害,照得多清晰,就是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许长善还没走到玻璃镜前,就听到不少议论,其中叫得最大声的是一个衣饰华贵的贵公子,就是他说出双倍包起所有镜子的人,只见他舔着脸、陪着笑,正拉着三宝号的掌柜在说着什么。

    这不是长安多宝阁的店少东家金永彬吗,多宝阁可是长安首屈一指的珍玩店,据说金家财力雄厚,为了显示财力,在金府内院铸了二个巨大的银球,每个银球重达三千万,取名无奈何,意识就是贼人看到也只有眼馋的份,因为普通人根本拉不动。

    许长善看得清楚,无论金永彬怎么说明,可三宝号的掌柜都是摇头,当许长善走近时,只听到三宝号掌柜送别金永彬:“金公子,招待不周之处,请多担待,??改日请金公子喝酒。”

    金永彬的兴致不高,只是随意挥挥手,当他看到许长善时,点点头,然后对身边的亲随使了一个眼色,那名亲随走到许长善身边,压低声音说:“小郎君好,在这里购买到的玻璃镜,随时欢迎到多宝阁脱手,价钱绝对会让小郎君满意。”

    这是什么意思?高价收购?这意味着买到就是赚到?

    回过神,金永彬主仆已经离开,还有二名下人小心翼翼抬着一个大半人高的木箱,应是金永彬所挑选的玻璃镜,不过看多宝阁少东家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应是他的目的没有达到,心情不佳。

    “小郎君,店里的东西随便选购,今天限购一件,看中什么只要招呼一声,很快就会有人上前协助。”一名店员笑着开道。

    “有劳。”许长善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此刻,许长善被堆放在角落里的镜子所吸引:上百面镜子错落有致地摆在特制的货架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看得非常清楚,清楚到能数得清自己的发须,非常神奇。

    就是市面上打磨得再好的铜镜,也不及玻璃镜的一成。

    难怪那么多女子趋之若鹜,有一块照得这么清晰的镜子梳妆,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

    感受完玻璃的神奇后,许长善把目光放在玻璃镜的样式上,只见玻璃镜以一尺见方为主,最小的只有三寸大小,看介绍可以放到口袋里,方便随身携带,可以随时整理妆容,大的足有三尺高,用红木框边、白银镶角,再配一个可以让玻璃镜斜放的底座,上面雕有精美的花纹,非常华美。

    镜子照得很清晰,而式样和装饰上也花了很多心思,有圆形、方形、菱形、葫芦型、三角等等,装饰的材料也很多,最常用的是红木,像珍珠、贝壳、宝石等等,看起来每一件都是匠心之作,许长善就算是一个男子,看起来也很喜欢。

    然而,镜子的样式很漂亮,价格同样“漂亮”,最常见那种一尺见方的玻璃镜,一块就要一百贯钱;随身携带三寸小镜,价钱也高达八十八贯,经过比较后许长善惊讶地发现,装饰并不是影响价钱的第一要素,最影响价钱的是镜子的大小,像角落那些大约三尺高的大镜,标价竟然高达一万八千贯。

    天啊,一面玻璃镜,就那么薄薄的一片,价格高达一万八千贯,这也太让人震惊了。

    对了,刚才多宝阁的少东家金永彬离开时,那些下人抬的箱子好像眼前看到最大的还要大,估计价钱肯定一万八千贯要高。

    果然财大气粗。

    “小郎君,选好了吗?”这时一名穿着三宝号制服的店员走过来,面带微笑地说。

    许长善没有回店员的话,而是兴致勃勃指着那面标价一万八千贯的玻璃镜说:“问一下,这一块玻璃镜,是贵店推出价格最高的吗?”

    “回小郎君的话,剩下的玻璃镜是以它的价格最高,在它前面是一块超过三尺的玻璃镜,以二万七千贯售出。”店员面带微笑地说。

    二万七千贯?

    许长善惊讶地不知说什么好,都说长安达官贵人云集、豪商巨富不计其数,现在看来,还真没错,那么贵的玻璃镜也有买,对许长善来说,一千贯以下还可以考虑,超过一千贯就吃力了。

    真有钱啊,就在许长善跟店员说话的一会儿功夫,就有三名妇人达成交易。

    告示上标明不议价,买大买小、买贵买便宜全由客人自行决定,那三名妇人看看自己的钱袋,再看看玻璃镜的价格,很快就拿定主意,付钱购兑货券,再用券提货走人。

    看到邓长善迟迟没下手,店员以为价格太高把邓长善吓到,很有礼貌地补充道:“若是小郎君没挑到喜欢的,可以暂时放弃,随时可以离开。”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