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六二五章从龙之心,人皆有之

作者:然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不说别的,宇文宪面对李荩忱这个皇帝的时候,都要低人一等啊。毕竟他是王,而李荩忱是帝。

    就算是宇文宪自己没有想法,也保不齐手下的人同样没有想法。

    登基做皇帝的野心,不一定是人皆有之,但是从龙之心,绝对是人皆有之。

    此时李荩忱当然不好直接说出来自己的想法,毕竟这只是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证据的揣测。而身为皇帝,他的观点自然而然在群臣眼中就会有一定的权威性,一旦自己先说了,说不定大家的思路都会跟着一路跑偏。

    “启禀陛下,已经派人去宣刘休征。”杨素急忙回答,“顷刻当到,还请陛下等候。”

    李荩忱微微颔首,先把话题转移开来:“如果此时开战,我们的胜算有几成?”

    这个问题显然杨素等人早就已经考虑过了,或者说太尉府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从整个大战略上估算战争的可行性。

    杨素沉声说道:“启禀陛下,六到七成是有的。”

    “那你们觉得我们如果以此为借口先行开战,能否取得突破?”李荩忱紧接着就把问题牵扯到了最敏感的地方上。

    如果我们要打,那么能打到什么地步?

    “单纯就现在国内的粮食储备来看,足够支撑大军作战半年,按照我们原本的计划,应该是在来年开春之后再动干戈,这样虽然会多消耗一部分秋天的粮食,但是能够保证明年春耕的顺利。”杨素斟酌说道。

    李荩忱等人都微微颔首,实际上就是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现在就发动进攻,但是进攻的持续时间可能不会太长,因为军队一旦北上,春耕很难有所保证,自然再下一轮的夏收和秋收就很难提供足够的粮食,因此不管是怎么打,都只能止步于明年年内。

    还有一个选择自然是等到来年开春之后再行北上,春耕完成之后,粮食至少可以保障今年年内以及来年下一场春耕之前的消耗,给了汉军至少两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再算上岭南一年三熟的农作物的话,那就等于让汉军又多了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加起来就是小半年啊!

    北方雄关众多,尤其是还有潼关、虎牢关以及大河这些阻碍,想当初李荩忱入关中的时候,武关就曾经阻拦汉军长达一个月之久,若是想要在年内就一路破关斩将杀入邺城,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可是如果进行到一半戛然而止,那么很难再构筑起来一道坚固的防线,很有可能会在原野上遭到鲜卑骑兵的反扑。

    到时候汉军缺少粮食,在北方原野上又很难抵挡鲜卑骑兵,保不齐会演变成又一次的“元嘉草草,仓皇北顾”,当初的元嘉北伐,不就是面临了类似的情况么。

    而当朝的人当然不会知道,历史上还有一次端平入洛,也是和这个一样的遭遇,当时的宋军远道北上,缺少粮食又正值冬季,被蒙古骑兵从北到南一路席卷、势如破竹,最终南宋丧失了最后收复中原的机会。

    李荩忱当然不倾向于让端平入洛的悲剧提前千年上演,所以他是想要选择后者的,这也是李荩忱为什么一直坚持要等到春耕之后,就是想要让大汉的粮食有更多的储备,哪怕这种储备还在田里,至少给人一个念想。

    毕竟一年半的征战时间和小一年是不能相比的。

    小一年可能只够汉军杀入洛阳,但是一年半应该足够汉军突破大河了。

    杨素显然也明白李荩忱的想法,所以他刻意强调出来了现在开战的弊端,当然了这也是为了让军方大呼小叫的将领们能够坐下来冷静冷静。

    对于太尉府和工部来说,当然不期望着现在就开战,因为工部的新式火器还在紧张打造中,淮南各军已经开始接收,但是关中各军因为路途遥远的原因,现在还在转运,等到军队之中熟悉这些火器,又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这些辛苦打造出来的火器起不到什么作用,那工部和太尉府这么长时间来的忙碌不就功亏一篑了么?

    另外太尉府可是有论功行赏和抚恤伤亡的责任在身上,如果火炮和火枪还没有大规模列装,战争就已经爆发,伤亡肯定会更大,到时候太尉府承担的压力当然也大。

    所以太尉府是期望着能够把战斗开始的时间稍微往后拖一拖,能够再等一等的,在这一点上自然是和李荩忱一致。

    其实只要是军中老持稳重一些的将领,都是类似的想法,只是往往架不住下面群情激奋。大汉关中、淮南等地的驻军也已经有两年甚至三年没有见过阵仗了,大家当然都期望着能够抓住机会建功立业。

    对于普通将士们来说,若是等到自己退役之后战斗才爆发,那岂不是自己之前和之后的将士都有功劳,就自己没功劳么?而对于将领,尤其是年轻的低级将领们来说,没有战功,自己就只能一直蹲在这个位置上,谁不想再向上走一走?

    所以现在军中众多将士的呼声,也不容小觑。

    好在军中已经建立起来了完善的主簿教导制度,有主簿负责压制汹涌的军心,至少还能让军队不至于现在就嗷嗷叫着扑上去。

    “朕之意,还是等到来年春天。”李荩忱的手轻轻敲着扶手,“刘休征现在到何处了?来了就宣!”

    “刚到门外,”袁大舍急忙说道,“宣刘休征!”

    刘休征此时大步走进来,见到李荩忱之后郑重行礼:“拜见大汉天子。”

    李荩忱的声音冷了几分:“关中起边衅之事,尔可曾知道?”

    刘休征有些无奈:“已然知道。”

    “有何解释?”李荩忱冷声说道,“难道贵主认为由尉迟迥出面,用‘误会’两个字就能解决?”

    刘休征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

    挑起边衅的事情他也是后来才收到的消息,宇文宪在往来信件之中向他摆明了自己的意图,宇文宪就是想要通过这一次试探一下李荩忱的态度,看李荩忱到底敢不敢大打出手。

    至于深层次的意思,刘休征当然也能揣摩到一二。

    齐王殿下是坐不住了,怕是想要尝一尝九五之尊的滋味。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