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58.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信件的下落

作者:疯狂小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com

    剑尖被奎三鬼的两排牙齿紧紧咬住。

    杨业再次用力向前一顶,顶不动。他又发力向后抽,也抽不动。

    这算什么!

    他的双眼之中戾色一闪,右手抵住剑柄,左掌一翻,元气化作云气缠绕。

    “翻云掌!”

    杨业一掌拍上剑柄,为长剑添上一股子强劲的动力。

    叼着剑尖的奎三鬼瞳孔放大,情急之下,他猛一回头。

    长剑猝然前前推了八寸,表面缠上了血丝。

    半边腮帮子都被划开,但奎三鬼毫无所觉,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杨业。

    “是你!”

    声音有些漏风,含混不清的响起。

    杨业不管不顾,拿着剑柄用力一扭。

    “嘣!”

    七星剑总算脱离了奎三鬼的嘴巴,嗡嗡直颤。

    两人各自分开,奎三鬼捧着溢血的嘴巴从,表情阴狠的看着杨业。

    杨业同样回望着那一边。

    “小贵人、老奴才……狗东西,你今天死定了!”杨业低声说,“为我自己,也为了无数受你残害而死的人。”

    “哇哦!”奎三鬼面色阴沉似水,他讥讽的说,“真是大义凛然啊……一切都向力量和利益看齐的修士真的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为别人考虑?”

    杨业看着腮帮裂开的奎三鬼,这个可怕的家伙竟然还能用这张嘴巴说话!

    奎三鬼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杨业的偷袭已经失败,没有第一时间将他控制住,甚至没有给他造成什么致命伤。

    “放弃吧,就凭你的实力,根本杀不了我,还有你那可笑的想法……我告诉你,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万事万物都要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实力。生存或者正义,都不是现在的你能书写的东西!呃哈哈哈!”

    杨业抿了抿嘴唇,将长剑收起来,转而掏出一把符咒。

    三枚冰箭呈三角形,飞快的向前攒射,杨业身前凭空起了一阵风,吹着冰箭速度愈快的向前奔行。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业俯下身子,伴随着地面的裂纹,他的身影已经如同猎食的猛虎般飞射出去。

    奎三鬼见此立即闭嘴,转身就跑。

    走廊距离很长,但对修士来说这距离也很短。

    冰箭封路,落地无声中就在地面形成一层薄冰,而风中的两道无形风刃瞬间在奎三鬼身上划开数道血口子。

    奎三鬼窜出一截,瞬间就被杨业追上,但就这一截,出口已经不远了,只要有哪怕一个人从洞口前走过,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洞窟内厮杀的两个人。

    杨业手臂上缠绕着淡淡的漆黑煞气,虽然同光头当初的凝聚的煞气无法相比,但这淡淡的煞气却让杨业的一双肉掌足够碎金裂石。

    洞窟内的两道黑影你来我往拳脚碰撞,杨业凭借过人的元气操纵能力将元气收束的十分彻底,拳脚势大力沉,表面看起来却平平无奇。

    奎三鬼的拳脚却出奇的弱,让杨业对这个人人擅长肉搏的寨子印象大减。

    短暂的时间过去,奎三鬼身上再增三道伤口,他强行吃了杨业一爪,借此突破战圈,没办法,战斗的节奏全在杨业的手中。

    作为齐云寨中少有的练气修士,奎三鬼知道自己能够对抗的也只有法,他侍奉藤祖,藤祖自然也回馈他力量。

    “这是你逼我的!”

    他原地站定,展开双臂,四肢百骸间长出无数藤蔓,他哈哈大笑:“准备迎接藤祖的怒火,你去死吧!”

    杨业打的很爽,比拿着七星剑来回劈砍要爽的多,他感觉自己的技能熟练度的进度条蹭蹭的往上涨,可惜对面的人不打了。

    面对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藤蔓,和他的略有不同,杨业一看就知道这些东西更侧重吸收元力,而不像他的藤蔓一样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怕的。

    四道藤蔓自杨业的后腰处展开,像是妖精的尾巴,受到虎神煞气的影响,藤蔓表面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去死!”

    沙袋没有了,杨业低吼一声。

    藤蔓应声而发,霎时间,双方的血红色藤蔓碰撞到一起,杨业粗大的血藤却一路势如破竹一般前进,瞬间穿透了杵在原地做稻草人姿势的奎三鬼。

    “怎么可能!”奎三鬼嘴角溢出鲜血。

    奎三鬼知道最初时候杨业通过特殊方法控制过藤蔓一段时间,但藤祖是他们家世代研究出来的产物,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为人分离控制!

    但这无法理解的一幕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杨业背后的四条藤蔓将奎三鬼举在自己身前离地半米高的位置。

    “结束了!”他说。

    奎三鬼的眼神疯狂,他伸手抚摸着贯穿他肩胛骨的一条藤蔓,他转头看向杨业,似乎有无数难以解释的疑问想要说出口,不过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口。

    他的眼神逐渐平静下来,晦暗且平静。

    “哼哼哈哈哈,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敢说话!”奎三鬼笑了起来,“但在这里,齐云寨,我也兼修过一门炼体术,叫太古神魔还是什么的……呵呵呵,当初我很讨厌炼体修士,他们的嗓门都太大了,吵得人心烦!不过么……”

    “我的信在那?”杨业直接打断他的絮叨。

    他将手中的储物袋倒过来,其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撒了一地,主要是各种各样的刑具,还有香炉罗盘之类的杂物,别说有用的物资,连一件值钱些的东西都没有。

    “信?”奎三鬼表情诧异了一下,随后又露出恍然,“奥,那个信封啊……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杨业一言不发,之是冷冷的看着他。

    奎三鬼的伤口没有多少血液溢出,伤口处倒是有不少黑色藤丝向外蔓延,他再次笑了起来。

    “你是真的恨我啊,哈哈,就连骗骗我这种事都不愿意做吗?给一个将死之人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他怀揣着虚假的希望死去,这是一种莫大的善良!”他悬在空中,吃力的摊了摊手。

    “你不配!”杨业道。

    “不,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你的这种做法恰恰说明,你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善良!”

    “你不必试图向我心中种下什么,我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我的信,究竟在哪?”

    杨业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