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4059章 感谢你赠我平安

作者:烈焰滔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mip.wuruo8.com

    普勒尼亚为了感谢苏锐的贡献,在巴托梅乌港给他立了一座铜像。

    由于审美观差异,导致这个铜像的某些位置非常之突出,很多游客都会上前用手磨蹭一下,久而久之,这铜像的裆部就被摩擦的金黄金黄,就像是裤子上面燃烧着一枚小太阳。

    后来,当地已经渐渐地有了一个传说,大家都认为,去摸一摸这个英雄铜像的裤裆,可以给人带来好运,甚至可以驱邪避祸。

    嗯,尤其是女性,如果想要求子的,去磨蹭磨蹭更是有奇效!

    什么?你磨蹭了之后还是没生出孩子来?

    不好意思,那肯定是你的心不诚!

    这种事情,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的,因此,经常会见到有人贴着这个铜像使劲儿磨蹭,甚至还有赖着不走的。

    更有的女性,也不知道是出于对苏锐的崇拜,还是对生殖的崇拜,不用手磨蹭,反而直接把屁股怼上去的,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确实也让人醉了。

    因此,苏锐一听到闫未央这么讲,差点没被直接呛死。

    闫未央似乎也知道苏锐是为什么在咳嗽,挽了挽头发,也露出了一丝微笑,甚至,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嗯,那个铜像,确实还挺特别的。”

    “唉,我简直不敢去那个地方。”苏锐说道。

    “其实,我刚刚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夸张,由于普勒尼亚和索林共和国的局势变得一片明朗,我的油气生意也更有保障了,以前,不仅经常会被叛军强抢,甚至手下有不少人都遭遇了伤亡。”闫未央看着苏锐的眼睛,轻声说道:“而现在,一切都好了。”

    这个姑娘说到“一切都好了”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很明显的颤音。

    天知道这位闫家二小姐曾经在非洲经历过什么,平时极其擅长情绪管理的她,现在竟然出现了这样明显的情绪波动。

    苏锐看穿了这一切,他点了点头:“其实,这样说来,我也该佩服你,在非洲和亚洲的某些地方,做能源方面的生意,能从无到有,到做大做强,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是的,闫未央在国外做能源方面的生意,这在国内人看起来好像很风光,很赚钱 简直像是每天都在抱着印-钞机,可是,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子。

    在那片充满了混乱与凶险的土地上,每天都可以听到枪声,每天都可以见到死人……生意已经不是生意,而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演变成战争。

    对于闫未央而言,以女儿之身,能够在非洲独自支撑下来,真的很不容易,所经历的血腥与厮杀是不可想象的,可能每天都在生死边缘走钢丝。

    这得需要极大的胆量,和极其坚韧的意志力,很多男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其实还好。”闫未央微微笑了笑,长长的睫毛被晚风吹得小幅度飘动着,她看向了道路尽头的夜色:“一开始会觉得很难,但是我现在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节奏了,混乱之后,就上了正轨。”

    说起来简单,可是,谁又能知道,闫未央口中这简单的“混乱”二字,可以扩写成多少篇惊心动魄的故事?

    很多成功人士都是这样,总会把之前的苦难用一种云淡风轻的方式说出来,也许,真正的迈过那些坎之后,再回看,会发现这一切好像也没有那么难。

    苏锐看了看闫未央那垂在下方的手,微笑着问道:“会打枪吗?”

    “会。”闫未央点了点头,那一张平日里都是英气的俏脸之上此时都是苦笑:“都是被逼出来的,现在一到非洲,我几乎枪不离身。”

    国内那些在温室里长大、以为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富豪后代们,必然无法想象,这个烫着酒红色大波浪、穿着七八厘米高跟鞋的漂亮女人,却已经在那混乱的地方杀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其实,你已经算不上富二代了,你是富一代。”苏锐说道。

    这个定义很准确。

    “嗯,和你一样,我也不能居功自傲。”闫未央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露出了微笑。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讲,他们两个人是有些地方很相似的。

    他们都能撑着自己走过一段很艰难的路,把黑暗的天幕撕扯出一道口子,使得阳光可以照进来。

    “其实,现在看来,你的弟弟闫柳峰还是有些太天真了。”苏锐看着身边的漂亮姑娘:“你是压根没想回来争家产,否则的话,这闫氏家族里面恐怕根本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

    是啊,一个能在那一块混乱的大陆走到现在的女人,又岂是那些温室里的花朵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只要闫未央想要,那么这闫家的大权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我可以当成这是偶像对我的夸奖吗?”闫未央笑靥如花。

    其实,此时的苏锐并不知道,闫未央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了。

    “不是偶像的夸奖,是一个同样经历过非洲战乱的同行所说的实话。”苏锐笑道。

    “同行?这个定义很新鲜。其实……在见了这么多的生死之后,会觉得竞争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意义。”闫未央笑了笑,这笑容之中,颇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味道。

    她的外表看起来很炽烈,尤其是那一头酒红的大波浪,更是会让人觉得,这个姑娘的浑身上下热力无限,好像随时都可以燃烧起来。但是,闫未央此时所流露出来的这种和她年龄极不相称的云淡风轻,却又和这如火般炽烈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这并不矛盾,反而互相交融,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吸引力。

    其实,抛开其他的情绪不谈,闫未央一定是个让人很心疼的姑娘。

    “对了,我后来还去了一趟德弗兰西岛,专门去旅行的。”闫未央像是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我当时在那沙滩上站了很久,好像看到了那个最美的逆行背影。”

    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话,却让苏锐的老脸有点红。

    嗯,每每到了这个时候,苏大英雄的脸皮都会变得有点薄,不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这样的赞美。

    “咳咳,其实,当时根本不会想太多,很多事情都是本能。”苏锐说道。

    “不,害怕和躲避,才是人类的本能,逆行和直面危险并不是。”闫未央说道。

    苏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唉,闫家二小姐真会夸人。”

    确实,这样夸人,怎么听起来就这么舒服!

    “其实,我今天来向你表达感谢,还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的,犹豫再三。”闫未央笑着直言道:“我已经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但是,和你聊天,又会让人感觉到很放松。”

    “对,我们是朋友。”苏锐说道。

    “真的吗?”闫未央看似还有些不太自信,确认了一句。

    “当然。”苏锐点了点头,“毕竟你在南江是东道主,可以经常请我吃饭。”

    “好啊,我很期待。”闫未央嘴角的弧度又更清晰了一分。

    “嗯,接下来和闫家的合作还有不少,我们慢慢沟通。”苏锐说道。

    “对了,整个闫氏家族,只有我对你的了解最多,所以,不用担心你的身份会暴露。”闫未央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直接说道。

    的确,苏锐现在可不想把那所谓的国民英雄的身份暴露出来,还好那一股子热潮已经过去了,回想当时出门都要戴口罩的遮掩感觉,真的还挺要命的。

    和聪明人聊天真的是一件很省力的事情。

    这个闫未央很清楚的知道苏锐的想法,并且直接点透,省时省力还舒心。

    “好的,谢谢未央。”苏锐主动说道。

    他把称呼从“闫家二小姐”换成了“未央”,这让后者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极好。

    “谢谢锐哥。”闫未央笑了起来。

    她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苏锐的,否则就不会为这一场见面酝酿那么久了。

    在回国的时候,闫未央就听说了“苏家小爷”一些嚣张跋扈的故事,什么脚踩富二代、拳打臭无赖之类的,但是,这些事情并不会影响闫未央对苏锐的观感,因为,在她心中,最看重的苏锐身上的那个标签,是——国民英雄。

    没在国外经历过一些事情,是不可能体会到苏锐所带来的那种安全感。

    闫未央此次专程前来,只是为道一声谢,仅此而已。

    这时候,马路上的车子仍旧川流不息,一辆奔驰轿车从苏锐和闫未央的身边驶过。

    “星华,你看,那是锐哥和闫家二小姐吗?”卢蔚心问道。

    卢家小姐好像神情中隐隐的有些着急。

    落于人后了呢。

    坐在副驾上的陈星华往外面看了看,一拍大腿:“你看看,你看看,闫未央下手多快!这都并肩走在一起了!这是月下散步啊!”

    卢蔚心咬了咬嘴唇,并没有吭声,姣好的面容之上流露出复杂之意。

    “蔚心,你和雅雯要加油啊。”陈星华喊道:“你们可不能输给闫未央。”

    其实,在陈星华看来,自己的两个女性好友根本不可能对闫未央形成任何的威胁。

    还是那句话,以闫未央的能力,除非不亲自下场争抢,否则真的没有她拿不到的东西。

    卢蔚心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我今天晚上不回家住了。”

    陈星华诧异的问道:“那你住哪里?”

    卢蔚心小声且坚定地说道:“我在锐哥居住的酒店开间房。”

    ∑网说小若舞≥手机用户也可以输入网址:М.Ш ǘrЦО8.СО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